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心呢喃

无心的呢喃,倾泻于笔端,作为一份心灵的依托,支撑起情感的慰藉。(原创,谢绝转载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芦苇荡  

2013-09-28 20:59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童年的芦苇荡 - 无心呢喃 - 无心呢喃

 

秋天到了,又该到了芦苇花飘飞的季节。突然很想念童年的那片芦苇荡。现在想来,无论春夏秋冬的哪个季节,都能在那片芦苇荡里找到哪个季节的记忆,那里,原本就是童年的乐园。

每年的春天,芦苇荡里会冒出无数个尖尖的芦苇。因为这个季节,芦苇荡里没有水的。所以,不用担心会弄湿衣服,会和小伙伴们一起去里边玩耍,偶尔,会折几根芦苇尖,轻轻咬一口,尽管不好吃,但那种新鲜的绿色的味道,还是觉得很好闻。会当作哨子,放到嘴里,呜呜的吹响。那年,我大约四五岁的样子,小我两岁的妹妹走路还不够稳,她也学着我的样子,把芦苇放到嘴里,结果,不小心跌到了,嗓子被芦苇伤到了,好久都不能吃东西,整天趴到妈妈的肩头哭。妈妈轻轻责备我,因为她知道,本来就不大的我,看孩子本就是很吃力的活儿。但我也觉得自己没看好妹妹,心里很是歉疚。从那时起,我不再让妹妹陪我去那里玩,去的时候,也让她站在远处的岸上,我给她把芦苇拿到身边玩。而且,千叮咛万嘱咐,不能放到嘴里。等到我再次回到她身边时,看到的,是一节节被剥得干干净净翠绿的芦苇。她拿在手中,当作最初数数用的玩具。偶尔,也会找个铁锨,把芦苇根挖出来,当作甘蔗来吃。那时候觉得,芦苇根也很甜的。

芦苇荡的夏天,是一种叫“苇喳喳”的鸟的天堂。里面不时传出响亮的鸟的叫声。我们几个,在闲极无聊时,会悄悄走到里面,看那些鸟惊恐得飞走。有时候,会看到一窝窝的鸟蛋。通常,妈妈是不允许我动那些鸟蛋的,说是如果拿了那些鸟蛋,会做噩梦。所以,也就看看,就出来了。另外几个调皮的小孩,如果拿了鸟蛋,我会恨恨地说,会做恶梦。一方面,是觉得可能真的会做噩梦,另一方面,是自己不能够拿,他们却能够,有些嫉妒。不知道最终是不是他们做噩梦了,但那些关于芦苇荡里鸟蛋的记忆,存在童年的很深的记忆里。

秋天,芦苇荡里的芦花,总觉得有另一种美。还没飘飞的时候,我会折下几枝,放在手中,仔细观赏。其实,在刚抽穗的时候,有种流苏的感觉。会放在手里,轻轻抖动。喜欢那种感觉。随着秋天的渐渐变深,芦花变得轻飘飘,在风中摇曳着,或者,柳絮般随风而去。父亲会把一些芦苇割回家,打一些苇箔,用作来年房子的翻修。我在一旁,看父亲拿三两根芦苇,灵巧的把它系到原有的苇箔上。那些捡剩的芦苇花,落叶般静静堆在那里。晚上做饭的时候,会被妈妈当作柴火添到大锅下面。有时候,我也会陪妈妈去那片芦苇荡,把芦苇叶耧回家,生火做饭。生活困难的日子,这芦苇荡,也为我们走过困顿付出了很多。

冬天的芦苇荡,光秃秃的,一片沉寂。但里面的水结冰了,我们会到里面滑冰。在冰上抽陀螺,推铁环。和其他季节一样,这里依然是我们的乐园。

时过境迁。现在,那片芦苇荡早已不在了。上面,成了一排排房子。在这芦花飘飞的季节,暂且让它再回梦中一次吧,很想念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