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心呢喃

无心的呢喃,倾泻于笔端,作为一份心灵的依托,支撑起情感的慰藉。(原创,谢绝转载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晚秋的记忆  

2012-10-30 21:13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一月初,早晚的天,已经有些冷了。一再叮嘱学生们多穿点衣服,这个季节,是感冒频发的季节。

走在满是树的校园里,脚下总发出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。抬头望望树上,剩下的叶子已经不多了。有风吹过,便又多了几分秋天特有的一种萧瑟。这种晴朗的时候,还是喜欢去野外看看,看到地上厚厚的落叶,总想坐下来,或躺下来享受一下这些树叶带给我们的最后一份温暖和舒适。看到偶尔有细长腿的蚂蚱匆匆跳过,可能,它们在树叶间寻找最适合藏身的空间吧,一会儿,便不见了它们的踪影。在这样秋日暖阳里,享受宁静的午后时光,真的感觉很惬意。因为阳光的暖,使这整个秋天也变得温和起来。

每到这晚秋时节,总能想起一些久远的往事。想起父亲一大早穿了棉衣去稻田地里干活,回来时,用柳条穿了几只地里挖出的泥鳅。铁锹上的泥土,很新鲜,或者,会用衣服包了一小堆野蘑菇,那种蘑菇胖胖的,黑黑的,炖的汤特别好喝。吃到嘴里也是柔中带脆,很香甜的感觉。父亲会在院子里放下肩头的农具,微笑着看我们兴高采烈地谈论他带回的美食。然后,转身走到脸盆旁,脸盆里是母亲早早倒好的洗脸水,仔细地的洗手洗脸。虽然父亲是地道的农民,但他的手一直都是很白净的。尽管因为干粗活,手不再柔软细嫩,但那双手,一直是很干净整洁的。那时候,家里的生活很贫困,但就是父亲带回的那三两条泥鳅,或者几颗小小的蘑菇,就会让我们开心不已。因为,于我们而言,那是不可多得的美味。现在想来,那些纯野生的东西,应该价格不菲了吧。

童年的记忆,似乎总是最明晰和清澈的。那时候,家里没柴烧,我们只能到田野里捡树叶。仅仅几岁的我,就可以拿上篮子,拿上耙子,和母亲一起去找树叶。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们已经装了满满一手推车的树叶,还记得,那树叶上有冰凉的霜。带回家后,把它们平摊在地上,先晒干,然后,就可以用来烧火做饭了。现在知道,树叶的燃烧值很小,那时候每次做饭,都要用一大堆。每次,也都是节省着用。最后,连带着土的树叶渣也烧掉了。这些东西不怎么着,所以,那种被烟熏的感觉,还记忆犹新。

记忆里,田野里的萧瑟和冰冷,似乎比现在更加深刻。光秃秃的树,在风中摇曳着枯瘦的手臂。那些麻雀,总是萎缩着身子,到处搜寻着食物。偶尔,会在路边找到一两粒漏掉的秋粮,以最快的速度吃下去。最难忘的,是秋场里,那些稻草堆上,成群的麻雀,在叽叽喳喳觅食。有人经过,那些麻雀会哄的一声飞起,很壮观。现在,极少看到这种景象了。

晚秋的夕阳落日里,发现记忆里有那么多岁月流过的痕迹。很怀念那些时光,思念或远或近的亲人。错落的心绪,总也逃不掉这一季的殇。晚秋的光阴里,日光倾城,落叶纷飞中,那些依稀的过往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